> 金融 >

左手轉基因右手養生豬 大北農發展歷程可謂一波三折

時間:2020-01-14 09:19:39       來源: 時代周報|0

2019年歲末的一紙批文,讓轉基因概念股在2020年甫一開年即站上風口。

2019年12月30日,農業農村部科技教育司發布《關于慈KJH83等192個轉基因植物品種命名的公示》,公示擬批準頒發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192個植物品種目錄,其中除189個轉基因棉花品種,另有3個主糧品種,其中包括大北農子旗下公司申報的DBN9936抗蟲耐除草劑玉米。

這是10年來轉基因玉米首次在申請安全證書環節取得進展。

轉基因概念股瞬間被引爆。其中,從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1月8日,龍頭股大北農(002385.SZ)連續錄得7個漲停板,在短短7個交易日內股價幾近翻倍,之后出現大幅回調,1月9日和10日分別大跌7.36%和8.61%。

1月10日,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轉基因一直是比較有爭議的話題,短時間內可能也面臨很多過程手續的問題。A股就像服了興奮劑一樣,加重了概念炒作的程度,企業有意識制造概念,市場更瘋狂地炒作概念,脫離了價值基礎,就是擊鼓傳雷。

市場狂歡背后,安全證書擬獲批僅為轉基因產業化第一步,仍須經過品種審定等程序,尚具有不確定性,且此前已有前車之鑒。

另一邊廂,大北農也交出了2019年養豬業務成績單。根據公司1月9日發布的公告顯示,2019年1―12月,公司累計銷售生豬162.84萬頭,同比增長-2.12%;生豬銷售收入33.3億元,同比增長68.18%。

針對種業和生豬板塊布局等相關問題,1月10日,時代周報記者致電致函大北農,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種業發展一波三折

大北農的種業發展歷程可謂一波三折。

1994年10月,曾任教于北京農學院的邵根伙下海創立了大北農,以豬飼料起家。

200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頒布實施,種業經營打破壟斷。在此契機下,大北農開始進軍種業,設立了南京兩優培九和北京金色農華兩家控股子公司,發展水稻和玉米育種業務。此后,種業曾一度是大北農的第二大業務。

2010年4月9日,大北農在深交所上市。登陸資本市場3年后,大北農就遇到了“黑天鵝”。

2013年12月和2014年7月期間,大北農陷入了一場持續長時間的“竊種”風波。

據多家媒體報道稱,大北農控股股東、董事長邵根伙之妻莫云被指控試圖偷竊美國玉米種子技術。同案嫌疑人包括莫云的哥哥莫海龍,他們被指控在愛荷華州的玉米田中盜取轉基因種子并寄送回中國用作分析。

“竊種”風波發生的2013年,大北農的種子業務出現了較大幅度下滑,銷售額同比下降25.47%,其中玉米種子銷售收入同比下降40.43%。

這場風波并未完全打斷大北農在種業的布局。

2017年11月,大北農與黑龍江省農科院就院企共建現代農業中心進行了合作簽約,以期依托黑龍江龍科種業集團打造東北最大的種業企業。

此后,在種業布局上,大北農陸續收購荃銀高科(300087.SZ)部分股權,如今是后者的第二大股東。

時隔不久,風波再起。

2018年2月,農業農村部發布了《關于7家單位違反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規定處理情況的通報》,北京大北農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等7家單位存在違反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規定的情況。其中,大北農開展轉基因玉米中間試驗未報告,決定暫停該公司2018年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中間試驗。

國內研究受限,大北農轉戰國外。2019年3月,大北農研發的轉基因大豆轉化事件獲得阿根廷政府的正式種植許可。

大北農在近日發布的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中稱,“加快申請烏拉圭、巴西的種植許可;歐盟、日本、韓國的進口許可”。

不過,我國轉基因玉米和大豆商業化也存在不確定性。2009年,國內轉基因抗蟲水稻和高植酸酶玉米獲得安全證書,但均卡在品種審定階段未能產業化。

1月10日,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態與進化生物學系主任盧寶榮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此次擬頒發安全證書,是經過多年安全評價的過程,證明了它是安全的,但頒發證書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要進行品種比較,當年獲得安全證書最終沒有商業化,除了社會環境因素影響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品種比較上沒有優勝于人家太多。

“一般情況下,國家會選最好的來進行推廣。因此,這次究竟能不能拿到品種證,目前尚不好判斷。”盧寶榮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商業化存在不確定性,并不影響A股市場的炒作熱情。自農業農村部發布上述公示之后,大北農股價一路飆升,多次登陸龍虎榜,游資、機構大開大合。

1月10日,大北農報收6.79元,跌8.61%,成交額38.94億元,股票換手率19.81%。而1月9日的換手率為28.78%,成交額為61.10億元。

養豬的野心與掣肘

在轉基因概念股中,大北農還是唯一一家具有養豬業務的上市公司。

從大北農的業務板塊來看,截至2019年上半年度,飼料業務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84.16%,生豬等養殖業務收入上升較快,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7.98%,種子業務收入和獸藥疫苗等動保業務收入則分別占比2.48%、1.21%。

盡管養豬板塊占比較小,但大北農的養豬野心并不小。

2019年5月,邵根伙在全集團養豬產業工作大會上表示,全面聚焦生豬養殖產業,全力實現2020年600萬頭、2021年1000萬頭生豬出欄目標。他還明確要求,未來三年將生豬養殖作為集團發展的核心和龍頭事業。

2019年,大北農累計銷售生豬162.84萬頭。這意味著,大北農計劃通過兩年時間實現生豬出欄量增長6倍。

目前國內養豬上市公司中,只有溫氏股份(300498.SZ)和牧原股份(002714.SZ)生豬銷售量超千萬頭。擴產離不開能繁母豬,在這一指標上,大北農與溫氏、牧原也有較大的距離。

2019年7月,大北農在接受機構調研時表示,公司目前能繁母豬6萬頭,后備母豬10萬頭,爭取2019年底達到23多萬頭母豬能繁。

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12月底,牧原股份能繁母豬存欄為128.32萬頭,后備母豬存欄約72萬頭。而溫氏股份基礎能繁母豬存欄120萬―130萬頭,2020年底能繁母豬計劃達到200萬頭。

一位參加過大北農調研的券商農業分析師曾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大北農提出的這個目標過高,雖說是看好未來生豬行情而提前布局,但其未來能否達到目標尚未可知,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事實上,由于養豬業務擴張較快,也曾拖累大北農業績,導致2019年上半年大北農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比雙雙下降。2019年前三季度,大北農共實現營業收入122.23億元,同比下降14.03%;實現凈利潤3.02億元,同比下降31.45%。

隨著豬價高漲,大北農2019年全年業績或將有所改觀。

2019年12月,大北農銷售生豬12.92萬頭,銷售收入5.7億元,銷售均價33.81元/公斤。其中,銷售收入環比增長84.47%,同比增長151.10%;銷售數量環比增長67.79.15%。

1月7日,搜豬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2019年全年肉豬銷售價格形勢來看,豬價真正處于高峰區域是在四季度,上市公司迎來利潤加速釋放階段。隨著出欄量的增加,預計2020年養豬上市公司業績增長非常可觀。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邵根伙的股權質押比例高達97.86%。

2020年1月10日晚間,大北農公告稱,邵根伙因降低質押率之需,計劃于2019年9月26日至2020年4月21日期間以集中競價交易、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2.55億股(占公司股份總數6%)。

大北農稱,截至公告日,減持時間過半,邵根伙合計減持0.7273%公司股份。公告顯示,本次減持價格區間為4.0499―4.73元/股,本次減持套現約1.25億元。

(2019年歲末的一紙批文,讓轉基因概念股在2020年甫一開年即站上風口。   2019年12月30日,農業農村部科技教育司發布《關于慈KJH83等192個轉基因植物品種命名的公示》,公示擬批準頒發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192個植物品種目錄,其中除189個轉基因棉花品種,另有3個主糧品種,其中包括大北農子旗下公司申報的DBN9936抗蟲耐除草劑玉米。

這是10年來轉基因玉米首次在申請安全證書環節取得進展。

轉基因概念股瞬間被引爆。其中,從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1月8日,龍頭股大北農(002385.SZ)連續錄得7個漲停板,在短短7個交易日內股價幾近翻倍,之后出現大幅回調,1月9日和10日分別大跌7.36%和8.61%。

1月10日,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轉基因一直是比較有爭議的話題,短時間內可能也面臨很多過程手續的問題。A股就像服了興奮劑一樣,加重了概念炒作的程度,企業有意識制造概念,市場更瘋狂地炒作概念,脫離了價值基礎,就是擊鼓傳雷。

市場狂歡背后,安全證書擬獲批僅為轉基因產業化第一步,仍須經過品種審定等程序,尚具有不確定性,且此前已有前車之鑒。

另一邊廂,大北農也交出了2019年養豬業務成績單。根據公司1月9日發布的公告顯示,2019年1―12月,公司累計銷售生豬162.84萬頭,同比增長-2.12%;生豬銷售收入33.3億元,同比增長68.18%。

針對種業和生豬板塊布局等相關問題,1月10日,時代周報記者致電致函大北農,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種業發展一波三折

大北農的種業發展歷程可謂一波三折。

1994年10月,曾任教于北京農學院的邵根伙下海創立了大北農,以豬飼料起家。

200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頒布實施,種業經營打破壟斷。在此契機下,大北農開始進軍種業,設立了南京兩優培九和北京金色農華兩家控股子公司,發展水稻和玉米育種業務。此后,種業曾一度是大北農的第二大業務。

2010年4月9日,大北農在深交所上市。登陸資本市場3年后,大北農就遇到了“黑天鵝”。

2013年12月和2014年7月期間,大北農陷入了一場持續長時間的“竊種”風波。

據多家媒體報道稱,大北農控股股東、董事長邵根伙之妻莫云被指控試圖偷竊美國玉米種子技術。同案嫌疑人包括莫云的哥哥莫海龍,他們被指控在愛荷華州的玉米田中盜取轉基因種子并寄送回中國用作分析。

“竊種”風波發生的2013年,大北農的種子業務出現了較大幅度下滑,銷售額同比下降25.47%,其中玉米種子銷售收入同比下降40.43%。

這場風波并未完全打斷大北農在種業的布局。

2017年11月,大北農與黑龍江省農科院就院企共建現代農業中心進行了合作簽約,以期依托黑龍江龍科種業集團打造東北最大的種業企業。

此后,在種業布局上,大北農陸續收購荃銀高科(300087.SZ)部分股權,如今是后者的第二大股東。

時隔不久,風波再起。

2018年2月,農業農村部發布了《關于7家單位違反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規定處理情況的通報》,北京大北農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等7家單位存在違反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規定的情況。其中,大北農開展轉基因玉米中間試驗未報告,決定暫停該公司2018年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中間試驗。

國內研究受限,大北農轉戰國外。2019年3月,大北農研發的轉基因大豆轉化事件獲得阿根廷政府的正式種植許可。

大北農在近日發布的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中稱,“加快申請烏拉圭、巴西的種植許可;歐盟、日本、韓國的進口許可”。

不過,我國轉基因玉米和大豆商業化也存在不確定性。2009年,國內轉基因抗蟲水稻和高植酸酶玉米獲得安全證書,但均卡在品種審定階段未能產業化。

1月10日,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態與進化生物學系主任盧寶榮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此次擬頒發安全證書,是經過多年安全評價的過程,證明了它是安全的,但頒發證書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要進行品種比較,當年獲得安全證書最終沒有商業化,除了社會環境因素影響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品種比較上沒有優勝于人家太多。

“一般情況下,國家會選最好的來進行推廣。因此,這次究竟能不能拿到品種證,目前尚不好判斷。”盧寶榮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商業化存在不確定性,并不影響A股市場的炒作熱情。自農業農村部發布上述公示之后,大北農股價一路飆升,多次登陸龍虎榜,游資、機構大開大合。

1月10日,大北農報收6.79元,跌8.61%,成交額38.94億元,股票換手率19.81%。而1月9日的換手率為28.78%,成交額為61.10億元。

養豬的野心與掣肘

在轉基因概念股中,大北農還是唯一一家具有養豬業務的上市公司。

從大北農的業務板塊來看,截至2019年上半年度,飼料業務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84.16%,生豬等養殖業務收入上升較快,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7.98%,種子業務收入和獸藥疫苗等動保業務收入則分別占比2.48%、1.21%。

盡管養豬板塊占比較小,但大北農的養豬野心并不小。

2019年5月,邵根伙在全集團養豬產業工作大會上表示,全面聚焦生豬養殖產業,全力實現2020年600萬頭、2021年1000萬頭生豬出欄目標。他還明確要求,未來三年將生豬養殖作為集團發展的核心和龍頭事業。

2019年,大北農累計銷售生豬162.84萬頭。這意味著,大北農計劃通過兩年時間實現生豬出欄量增長6倍。

目前國內養豬上市公司中,只有溫氏股份(300498.SZ)和牧原股份(002714.SZ)生豬銷售量超千萬頭。擴產離不開能繁母豬,在這一指標上,大北農與溫氏、牧原也有較大的距離。

2019年7月,大北農在接受機構調研時表示,公司目前能繁母豬6萬頭,后備母豬10萬頭,爭取2019年底達到23多萬頭母豬能繁。

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12月底,牧原股份能繁母豬存欄為128.32萬頭,后備母豬存欄約72萬頭。而溫氏股份基礎能繁母豬存欄120萬―130萬頭,2020年底能繁母豬計劃達到200萬頭。

一位參加過大北農調研的券商農業分析師曾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大北農提出的這個目標過高,雖說是看好未來生豬行情而提前布局,但其未來能否達到目標尚未可知,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事實上,由于養豬業務擴張較快,也曾拖累大北農業績,導致2019年上半年大北農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比雙雙下降。2019年前三季度,大北農共實現營業收入122.23億元,同比下降14.03%;實現凈利潤3.02億元,同比下降31.45%。

隨著豬價高漲,大北農2019年全年業績或將有所改觀。

2019年12月,大北農銷售生豬12.92萬頭,銷售收入5.7億元,銷售均價33.81元/公斤。其中,銷售收入環比增長84.47%,同比增長151.10%;銷售數量環比增長67.79.15%。

1月7日,搜豬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2019年全年肉豬銷售價格形勢來看,豬價真正處于高峰區域是在四季度,上市公司迎來利潤加速釋放階段。隨著出欄量的增加,預計2020年養豬上市公司業績增長非常可觀。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邵根伙的股權質押比例高達97.86%。

2020年1月10日晚間,大北農公告稱,邵根伙因降低質押率之需,計劃于2019年9月26日至2020年4月21日期間以集中競價交易、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2.55億股(占公司股份總數6%)。

大北農稱,截至公告日,減持時間過半,邵根伙合計減持0.7273%公司股份。公告顯示,本次減持價格區間為4.0499―4.73元/股,本次減持套現約1.25億元。(黃嘉祥)

福彩3d胆码三天计划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