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 >

破發陣營首迎兩股

時間:2019-11-07 10:44:21       來源:北京商報

科創板開市的第72個交易日,昊海生科(688366)、久日新材(688199)兩只“高價股”11月6日盤中相繼破發,成為了科創板破發陣營中的首批個股。由于此次破發系科創板開市以來首現,且昊海生科、久日新材均登陸A股不久,兩股盤中破發一事在市場上引起了極高的話題度。但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在市場化定價機制下,新股不敗的神話必然會被打破,破發也是新股市場化發行的必經之路與必然結果,投資者應當理性看待,讓市場機制發揮作用。

破發陣營首迎兩股

11月6日,科創板“新生”昊海生科、久日新材成為了市場關注的焦點,兩股在當日開盤后相繼破發,成為了首批加入科創板破發陣營的個股。

交易行情顯示,11月6日開盤,昊海生科低開1.48%,開盤價報88.53元/股,跌破了公司89.23元的發行價,成為了科創板首家破發個股。時隔不久,9點30分開盤交易,久日新材也隨即破發。

久日新材11月6日大幅低開5.65%,開盤價報66.95元/股,較公司發行價66.68元僅一步之遙。9點30分,久日新材股價繼續下探,跌破發行價。當日,久日新材盤中最低價為66.01元/股,截至當日收盤,公司股價跌幅6.5%,股價收于66.35元/股,收盤價仍低于發行價。

資料顯示,昊海生科、久日新材均為科創板新股,其中昊海生科在今年10月30日登陸A股,11月6日為公司上市的第六個交易日;久日新材則于11月5日登陸A股,11月6日為公司上市的第二個交易日。另外,久日新材上市首日漲幅僅6.42%,創下了科創板個股上市首日漲幅新低。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分別向昊海生科、久日新材方面發去采訪函,不過截至記者發稿,對方均未回復。

在昊海生科、久日新材相繼破發的背后,與科創板的首發定價偏高不無關系。知名投行人士王驥躍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科創板不限23倍市盈率發行,這直接導致了科創板企業的高定價。

而經Wind統計,昊海生科、久日新材還均系科創板個股中的高價股。截至11月6日,科創板共有50家企業上市,其中昊海生科以89.23元的發行價位居榜首,久日新材66.68元的發行價位居第四。

據了解,昊海生科為A+H股,公司于2015年在港股上市。資深投融資專家許小恒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昊海生科AH股溢價率偏高也是公司股價破發的另一原因。“目前昊海生科在A股的市盈率約為48倍,而該公司在港股的市盈率約19倍,溢價率較高導致公司A股股價會有一定的回落。”許小恒如是說。

財務數據顯示,在今年前三季度昊海生科實現歸屬凈利潤約為2.51億元,同比下降10.04%。

杰普特等多股逼近發行價

經Wind統計,剔除昊海生科、久日新材兩股已經破發之外,杰普特等多只科創板股票的股價也在逼近發行價。

交易行情顯示,杰普特11月6日收跌2.65%,公司當日收盤價45.14元/股,而公司發行價為43.86元。經計算,杰普特最新收盤價較公司發行價僅高出1.28元,杰普特距離破發僅剩2.84%的跌幅。另外,自杰普特上市以來公司盤中最低價為44.95元/股,較發行價僅剩2.42%的跌幅。

據了解,杰普特也系科創板新股,公司于10月31日才登陸A股市場。財務數據顯示,在今年前三季度杰普特營收、凈利雙降,其中在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約為4.31億元,同比下降14.03%;當期對應實現凈利潤約為5650.13萬元,同比下降18.61%,同期對應實現扣非后歸屬凈利潤約為4291.27萬元,同比下降27.76%。

此外,杰普特表示,受下游消費電子行業增速放緩,且2019年蘋果公司新款智能手機屏幕相關的功能設計較前款變化較小導致對公司光學智能裝備采購需求下降,以及研發投入持續加大綜合影響,2019年度公司經營業績預計將較2018年度下降,其中,營業收入預計將下降10%至15%,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將下降15%至25%。

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致電杰普特方面進行采訪,不過未有人接聽。

除了杰普特之外,經北京商報記者統計,天準科技、新光光電兩股11月6日的最新收盤價較公司發行價均剩不到10%的跌幅。若以科創板個股上市以來的區間最低價計算,天準科技、新光光電、寶蘭德3股的最低價較各自的發行價分別僅剩4.12%、5.48%、6.29%的跌幅。

資料顯示,在上述3股中,寶蘭德也系近期上市的科創板新股,公司在11月1日才登陸資本市場;天準科技、新光光電則系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

市場化定價機制必然結果

在多位市場人士看來,科創板新股破發是市場化發行的必然結果與必經之路。

王驥躍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新股出現破發是正常的事,新股不敗、無風險收益長期存在才是市場頑疾。扭曲的機制造成了扭曲的結果,反而讓市場參與者將不正常視為正常,打破新股不敗,讓市場機制發揮作用,才是資源配置的有效措施。“當破發情形甚至破發潮出現,意味著閉眼打新的時代已經結束了,中簽可能變成‘中刀’而不是中獎。”王驥躍如是說。

東北證券研究總監、經濟學者付立春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新股破發也會對一級市場的發行定價有反向的指導和借鑒作用,令發行價更加理性。

王驥躍進而指出,即便新股出現破發了,也并不會所有新股都破發,正常情況下新股破發概率不會超過30%,雖然無風險收益可能不存在了,但整體概率上打新還是能賺錢的。“所以即使出現破發,新股還是可以打,只是要有所挑選,投資者要睜大眼睛,認真研究公司招股書及信披材料做出投資選擇。”

付立春亦表示,對科創板投資而言,不論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都已提前進入到新階段,對基本面研究、深度分析等的專業要求更高了,精選是未來的主題。許小恒也指出,投資者應該關注的是公司本身的股票價值,而不應關注是否是新股以及是否會破發。

北京一家小型私募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隨著破發的出現,部分打新資金必然會離場,發行價下調后中簽率和收益率反而可能提高,堅持打新的投資者可能還會收到意外紅包。“當打新資金離場,意味著為了打新而存在的倉位可能會有所松動,市場也有可能進一步調整。”該私募人士說。

北京商報記者 董亮 馬換換

福彩3d胆码三天计划必出